免费视频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 日本啊v片在线播放免费


妈妈与精灵们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


  王勇母亲叫仓井美雪,家在日本,后来和一个中国安徽人结了婚并生下了王
勇,后来也跟着安徽的那个男人移居了中国。苍井美雪很和善,常常热心帮助有
困难的邻居和外人,对于路上流浪的受伤的猫猫狗狗总是抱回家进行医治和喂养,
宠物主人来认领了就还给其主人,没来认领的就送给宠物收养院看管。除此而外
她曾多次献血给红十字会,遇到灾区募捐她也每次都捐了的。有一次在路上遇到
一个弃婴体弱多病,苍井美雪将他抱回了家还用自己的奶水喂养,她发了招领啓
事但是一直没有人来认领,后来就让那个婴儿跟王勇同吃同住,直到几年后婴儿
的父母才找上门来。然而每当王勇或王勇父亲问母亲美雪的父母在哪叫姓啥,美
雪在哪所学校上过学,苍井美雪一概答不上来,她总是回答说自己失忆了不知道
自己的过去,只记得有认识她的人跟她说她结过好几次婚,但这些她一概不记得。

  后来不知哪一年,王勇的父亲出了车祸给家庭造成了巨大的负担,贤惠的妻
子苍井美雪本来想照顾他,但是他爲了不拖累美雪和王勇母子,跟美雪提出离婚,
从此再无音讯。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勇的性意识苏醒,他暗恋的第一个女性就是他的母亲美雪,
第二个女性就是高中同学李娜。

  李娜是王勇的高中同学,她从小在日本跟王勇青梅竹马,她原本的名字叫藤
原彗子,后来她生父死了,就跟着她母亲来到中国并和一个中国男人结婚组成了
家庭,因此就改名爲李娜。

  李娜妈妈是健身教练来到中国后一直担任教练的职务,因爲是教练所以她母
亲也不忘把她带在身边接受训练,即便同学都放假了,可是李娜母亲依然不间断
的训练李娜,所以李娜从小身体保养的特别良好,高中运动会时拿过不少金牌。
虽然李娜有优异的体质,然而她却有个与她体育冠军不相称的癖好,那就是爱喝
酒,除此而外她特别喜欢上网,一有空閑就是在网上没完没了的聊天。

  然而王勇除了对母亲和李娜有强奸的念头以外,更可怕的是王勇居然天生就
有将母亲和李娜作爲食物吃掉的欲望,这样的欲望王勇挥之不去。

  后来王勇开始读大学了,读大学期间王勇和妈妈分了家。然而大学期间王勇
的成绩开始下降,因爲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吃掉李娜和母亲的欲望涌上心头。面
对这样强烈的邪欲(尤其是他结交了损友)王勇终于招架不住了,有一天学校放
假,王勇在网上跟李娜聊天。

  「李娜,能来我家来聚一聚吗?好久没见到你,我很想你啊!我家裏有许多
新疆的葡萄酒还有葡萄干,这些都是你喜欢的。还有一张排球训练手册的光盘。」
王勇问。

  「好啊!这些我很喜欢!那我明天来你家吧!」李娜回答。

  李娜和王勇相互认识了很久了,就因爲相互认识久了,所以绝对不会想到王
勇的内心压抑着一只兇险的恶魔,而这只恶魔除了王勇的损友以外没有人见过,
此次被约去王勇那儿李娜不会有任何防备。

  王勇把李娜约到了他租的屋裏来。王勇知道李娜爱喝酒,于是在酒裏下了药,
在屋裏跟李娜一边聊天一边跟李娜拼酒,李娜平时酒量很大许多人都拼不过她没
几口就在她面前醉倒了。但这次王勇在李娜喝的酒裏下了药,李娜哪能拼得过王
勇,没一会儿就晕倒了。

  见李娜昏迷了,王勇剥光了李娜的衣服并赤身裸体的迷奸了李娜。而后李勇
把李娜抱到外面的院子处,在那裏王勇準备了屠宰架,王勇用肉鈎子鈎住赤身裸
体的李娜的脚底并让鈎子穿出脚背。李娜赤裸的身体被倒吊起来,赤身裸体的王
勇在一旁磨刀霍霍,不知何时李娜醒了睁开了眼睛,她看到自己身体被倒吊脚心
钻心刺骨的剧痛,于是用尖锐的吼叫问:「这是哪儿?王勇你到底在干什麽?!!」

  王勇回答:「李娜,我爱慕你很久了,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想吃你的肉。每
当産生要吃你的肉的念头我就受不了了。求求你行行好,跟我融爲一体行吗?」

  「你这个畜生!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父母吗?他们把你养大难道是爲了让你
吃人吗?!!畜生!!」李娜狂怒的质问道。

  仿佛是击中了要害,王勇沈默的闭上嘴巴,一脸绝情的挥刀往李娜脖子上一
抹,李娜再也发不出声音,只见她抽搐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接着王勇用一米长的长柄大斧朝李娜的胯下狠狠的劈去。档!档!档!随着
猛烈的劈砍,阴户被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液溢了出来,再两斧头下去子宫和肠子
和着鲜血溢了出来,不知砍了多久李娜的身体终于从胯下到头顶被劈爲了两半,
花花绿绿的内髒混着鲜红的血液从劈开的缝隙裏流了出来,血液流进了接血盆。
王勇另外拿了几口大盆子过来,将内髒一一装进去抹上盐。接着王勇将劈爲两半
的李娜从肉鈎子上放了下来,然后两斧头下去,李娜的两只脚丫被砍了下来,王
勇将李娜的两只蹄子放进了盘子裏,端到桌子上然后用两个穿刺铁签将其穿刺。
接着用刀沿着乳根将其中一个乳房剜了下来拿穿刺签穿刺了放到盘子裏,另一个
乳房也用同样的方法如法炮制的放到盘子裏。而后王勇用庖丁解牛法将李娜双腿
卸下并割断了大腿和小腿的链接。然后穿刺了放到烧烤架上,两片臀部被割下来
穿刺了等候料理。接着胳膊躯干被王勇砍成若干块,用水清洗后有的放锅裏,有
的放烧烤架上。

  烧烤架的火熊熊燃烧,几口大锅随着火焰的旺盛已经沸腾了。

  李娜的脚丫一只被放烤肉架上烧烤,一只被放一口烧着红油的锅裏红烧。

  她的一对乳房涂抹了盐和花椒被放到油锅裏油炸了。

  李娜早已从中间劈半的玉门被送进了锅裏添加酱油等佐料油炸。

  被切成四份断肢的双腿也在涂抹辣椒面、盐和烤肉酱后让烤肉架上的熊熊火
焰深情的拥抱着。

  被分成若干块的躯干和胳膊有的在锅裏翻滚,有的在烤肉架上噼裏啪啦的乱
叫。

  子宫卵巢被切成若干小片放锅裏红烧了。其余了内髒或以水煮或以红烧或以
油炸。

  李娜被劈半的头颅在掏出大脑和割掉舌头放锅裏煮之后被王勇重新合并,并
请人拿去做了塑化处理。

  阵阵的肉香扑鼻而来,刺激着王勇的食欲。

  不知多久李娜的肉熟了。

  王勇带着隔热手套贪婪的抓起李娜的一截没了脚丫的小腿疯狂的啃咬,腿肉
连皮带脂肪在王勇牙齿的撕咬下脱离了小腿。烤肉的香味刺激着王勇的味蕾,使
他狼吞虎咽的咀嚼着嘴裏的肉,不一会儿肉化掉了吞进了食道裏。接着王勇继续
啃着那截小腿剩下的肉,不一会儿整截小腿只剩骨头了。被分成四份的双腿剩下
的部分被王勇用同样的方法给吃掉了。四截腿骨被王勇放入水盆裏清洗油汙,他
要把李娜的腿骨留着以后雕刻成骨笛和飞鸟、兔子等小动物。

  王勇,抓起李娜的一只烤熟的左脚先是深情的舔吻着脚心和脚背,然后吮吸
着脚趾,接着咬下大脚趾——随着酥脆爽口的口感刺激下他嚼碎了大脚趾,香辣
味美的汁液溢了出来侵入了整个味蕾。他细细品味着诱人的汁液而后将其混着将
嚼碎的大脚趾吞进了肚裏。接着剩下的几根小脚趾也被他一一咬掉了用同样的方
式品味后吃进肚裏。接着他有对着脚心一口咬下去,鲜嫩的肉混着辣椒等调料进
入他口中,在他上下两排牙齿的夹击下化成粉末混着诱人的肉香吞进了肠胃裏,
香辣的肉香留在了空空如也的口腔裏,在如此的刺激下他疯狂的咬下脚后跟的肉,
接着是脚踝,接着是脚背……很快整只脚就只剩下残缺不全的骨头了。接着王勇
又把李娜另一只被红烧熟的断脚抓过来一把放到嘴上疯狂啃咬,用了跟第一只脚
差不多的方法给吃完了,与第一只脚不同,这只脚的脚趾是留在最后被吃的。

  吃完了双脚后,王勇又抓起一块李娜的臀部撕咬起来,臀部的脂肪在口中随
着王勇的咀嚼化成了美味的汁液,在诱人味觉的刺激下被吞进了肚裏,而后那块
臀部剩下的部分被王勇当成大饼一样一块一块的吃进嘴裏咀嚼吞掉。另一块臀部
也用同样的方法被王勇吃掉了。

  接着王勇把李娜的一只乳房从油锅放回到盘子裏,然后拿着餐刀将其切成含
苞待放的花瓣,以乳头爲花蕊。汁液顺着切口流进了盘子裏。诱人的肉香袭击着
王勇的鼻腔,王勇一手拿剪刀一手拿筷子,然后将这朵乳房切成的花朵的花瓣一
块一块的剪下来用筷子夹着送进嘴裏咀嚼没多久花瓣吃完他就夹着花蕊和残余的
部分送进嘴裏嚼碎了吞进肚裏,令人回味的乳香留在了口腔裏。接着另一只乳房
也用同样的方法给吃掉了。

  王勇筷子夹起李娜的半片油炸玉门送进了嘴裏,刺嘴的口感刺激着他的口腔
和舌头,他细细品味的咀嚼着,随着牙齿的咀嚼玉门在口腔裏发出咔嚓咔嚓声化
成了碎末,然后被吞进了食道裏进行了消化。另半片玉门也被王勇嚼碎吞掉了。

  子宫卵巢被王勇放入菜碗裏放了盐巴和味精等调料,然后用筷子一片一片的
送进嘴裏嚼碎了吞入腹中,很快子宫也被吃掉了。

  碎裂的躯干胳膊还有舌头大脑被他抓起来一件一件的送进嘴裏疯狂的咀嚼后
吞进了肚裏。

  ……

  不知多久,李娜整个身体被吃完了。

  突然在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蓝色的虫洞,一只白皙如玉的女性断脚从虫洞裏飞
了出来并飘浮在半空中。从这只断脚优美迷人的曲线来看不知道它到底是仙女的
还是精灵的亦或是天使的。脚踝上的断截面整齐光滑,鲜红的肌肉纹理依稀可见。
这只断脚中间一根脚趾带着一个戒指,戒指上连着一根线,这根线的一端被一个
个头比脚丫还小的小人儿牵着。那个小人骑在断脚丫的背上,仿佛骑的是一匹马。

  小人身高不足这只断脚丫长度的二分之一,小人的耳朵的尖尖的,他背上有
着蜻蜓的翅膀,他的皮肤是白玉色的,有着英俊的脸庞,他的身上穿着白色镶边
的短褐。

  「你已经获得了做我们圣灵界种马的资格!你那让妈妈们魂牵梦绕的雄根。
还有你那疯狂的欲望。这些资质都代表了你体内强大的基因。」小人开口说话了,
他左手在空中划出一道线,然后有一个比他个头还大的徽章从小虫洞裏飞出来并
停半空中。接着徽章按照小人左手的指挥飞向了王勇。王勇接过徽章,但徽章融
入到胳膊裏面。

  小人说道「这是舍身菩萨徽章。如果哪天在我要死的时候你敢舍命救我,我
将不惜一切代价满足你的愿望,而那时候你早就死了。但你的愿望不得和圣灵界
的运作相违背,并且必须是出自你本心。」

  王勇问:「你是什麽怪物!」

  接着小人牵着线扯了扯带戒指的脚趾,并张开翅膀飞了起来,然后并离开了
断脚丫的脚背,那只断脚丫翻个身来个脚底朝天脚背朝下。接着小人又降落到脚
心上,然后以脚跖爲枕头脚心爲床垫躺了下来。

  王勇却嗅到了一股香味确切的说是鲜花的香味,但又有柠檬的气味。王勇朝
那只断脚靠近了。一把抓住那只断脚,而那小人眼疾手快趁王勇没捏住断脚之前
的跳了出来逃过了王勇的爪子。

  「我是圣灵界的妈妈养殖场的牧场主。负责检验妈妈的肉质并爲妈妈们寻找
种马跟妈妈交配産仔。这是一头天仙妈妈的断脚,味道很香甜你尽管吃吧。」小
人回答道。

  王勇二话不说就一口朝脚心咬下去,但是被咬开皮肉的脚丫溢出来的不是红
色的血而是透明的汁液,那汁液拥有柠檬的味道。皮肉被咬开了,吃进去的既不
是生肉的味道也不是熟肉的肉香而是水果的味道和糖味年糕的口感。王勇咬开了
脚皮吃掉了脚心肉,使得脚心露出了骨头,那断脚疯狂的挣扎,脚尖弯曲五趾并
拢。被吃进王勇嘴裏的脚心肉也在口腔裏活蹦乱跳的挣扎,然而徒劳,王勇三下
五除二的将嘴裏的脚心肉嚼碎了吞肚裏,而后又撕掉脚跖肉,接着是咬断脚趾一
根一根的吃进嘴裏连肉带骨嚼碎吞进肚裏,接着翻个身吃脚背,接着调个面啃脚
跟,进而是脚踝进而是脚侧面……很快整只脚就被吃完了,只剩下残缺零散的骨
头和残余的肉渣。

  突然王勇浑身发烫发红,汗水流出,如火在烧。他倒在了地上发出痛苦的惨
叫。不一会儿身体发生分裂,分成了无数个红色的小小肉球。

  ……

  其中一个红色肉球破壳而出从裏面走出一个头上羚羊角背上蝙蝠翅膀屁股上
长尾巴的恶魔,他有着王勇的相貌。

  「我这是怎麽了?我怎麽会变成这样?」王勇问。

  「你拥有特殊的体质,你不是一般的种马。其实你不是真正的人类。你的妈
妈是吃了我们喂给它的雄丸果才获得了无性繁殖的能力,并先后生下了包括你在
内的几名兄弟,你前几位哥哥都是在你妈妈神智昏迷时分娩出来了。在他们生出
来后不久就将你妈妈给吃掉(而且是脖子以下的所有地方),而后他们并被我们
带到圣灵界做种马,他们被送走之后你妈妈就複活了并失去了记忆。只有你是在
妈妈神智清醒的前提下被生出来的,它的母爱制止了你吞噬的欲望,也制止了我
们带你回圣灵界的意图。但不久之后它也失去了对我们的记忆。」小人一边用将
一瓶蓝色的药物倒在残留肉渣的残缺脚骨一边回答王勇,接着奇迹发生了,那只
骨头残缺不全的断脚长出了新肉并重新彙合了分散的脚骨,被咬残的骨头也长回
了原本属于它的部分。很快一只完整的断脚就栩栩如生的複活了,并不断弯曲脚
尖和脚背在空中飞来飞去。那断脚突然朝王勇撞了过去,似乎有自己的意识似的。
王勇本能的张开翅膀飞到高空躲过了撞击。

  「你妈妈就是像这只断脚这样複活的。」自称是牧场主的小人指着複原的断
脚说道。

  原来王勇的妈妈死过几次,王勇一直不知道自己出生之前还有几位哥哥。

  接着那断脚用脚底朝其他红色肉球轻轻的踩了几下,那些肉球就开始孵化并
化成了千千万万个长着羚羊角但没有蝙蝠翅膀的王勇。然而这些王勇虽然朝第一
个王勇靠近,但是他们不会说话,然而他们所看到的所感官到的,第一个王勇居
然能看见。

  「你拥有了这些意识共同体就已经获得了蜂群的意识。跟我们去圣灵界吧。」
妈妈牧场主说道。

  王勇领着他的分身朝着牧场主打开的虫洞走进了圣灵界。最后一个王勇分身
像是想起了什麽,突然转身跑到倒吊李娜的屠宰架处,舔了几口血迹然后在少量
的血泊裏找到了李娜的肉渣,他捧起肉渣朝着即将关闭的虫洞闯了进去。

  ……

  王勇们来到了圣灵界,这裏有着紫色的天空,树木是蓝色的,草原是紫色的,
溪流是清澈的。

  这时王勇们和牧场主遇到一群尖耳朵背上没有翅膀的土灵擡着许多巨大的断
脚、乳房、玉门、大腿、子宫等女体零件往前方走着,于是问:「你们运的是什
麽?」

  土灵们回答:「这是我们狩猎捕获的战利品,巨大的野生妈妈。我们将她们
猎杀后就将她们肢解了运回我们的小镇作爲食物储藏和吃掉。」

  「野生妈妈?妈妈就是妈妈哪来的野生和家养?」王勇问。

  「妈妈当然有野生的。野生的妈妈就是在野外生存的,她们一般不受管有野
性。家养的就是被我们精灵在饲养场进行饲养的,一般温顺没野性。」土灵回答。

  听到土灵说的话,王勇感到匪夷所思,妈妈难道不是妈妈吗?

  ……

  王勇们跟着牧场主走呀走呀。不知何时就到了妈妈养殖场。在这裏有许多巨
大的妈妈不断的发出呻吟声,巨大的妈妈们,她们都像牲口一样全身赤裸一丝不
挂,就凭她们的修长白嫩的脚丫的长度都是饲养员身高的两倍有余。这些被叫着
妈妈的女巨人,从脸上看年轻的有27岁左右,年长的看起来有40岁。饲养员
们跟牧场主一样背上长着一双翅膀。「这些就是我们饲养的妈妈。」牧场主介绍
道。

  看着巨大的妈妈们曼妙的身材和带有成熟风韵的脸蛋,王勇都口水直流了。

  饲养员们有的让妈妈四肢着地,并準备好接奶盆,然后按摩着妈妈的奶头和
乳晕挤奶,洁白的奶水进入奶盆裏,有一些饲养员迫不及待的飞进奶盆裏用勺子
捞奶水喝。

  看到此景有几个小王勇飞快的扑进巨大的奶盆裏狂饮妈妈的奶水。

  接着王勇们在不远处看到有一头妈妈四肢着地跪爬着,前面有两名微小的饲
养员擡着一根带有长柄的粉红色的橡胶阳具朝她飞了过来,阳具的橡胶部分的长
度正好等于饲养员的身高,她张开樱红的小嘴深情的舔弄着粉红色阳具,接着她
张大嘴巴将粉红色阳具吞入口腔让其在她口中进行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唾液顺
着嘴边溢出并落在了地上。于此同时又有几名饲养员擡着一根特大号的黑色橡胶
阳具靠近了她的后庭,饲养员们看着这头妈妈挺巧圆滑的臀部晃来晃去,于是对
準了后庭的玉蚌狠狠地一插,随着妈妈的一声呻吟,一滴爱液顺着黑色橡胶阳具
溢了出来。饲养员们擡着黑色的橡胶阳具对着妈妈的玉门进行了猛烈的抽插。随
着抽插的频率加快,妈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兴奋叫喊声频率越来越高。

  几只头上长有羚羊角臀部长有恶魔尾巴的小王勇朝着一头双腿直立行走的妈
妈飞奔而去,其中一只王勇像跳蚤一样跳到妈妈的小腿上攀爬,然后像壁虎一样
稳稳的抓住小腿向上攀爬,爬到了大腿上,接着一跳朝妈妈的阴唇扑了过去,他
钻进了妈妈的阴唇裏,进而继续向阴道裏面进发,很快就回归了生命诞生的地方
妈妈的子宫裏面,像个新生儿一样在羊水裏遨游。

  面对突然进入体内的微型王勇,妈妈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呻吟,她坐了下来一
边用左手按揉自己的乳房一边用右手插进自己的阴道进行手淫。嘴裏上气不接下
气的发出叫喊声,并一副满脸沈醉的样子。与此同时其他几个王勇跳到她身上对
她进行疯狂的啃咬,咬得她发出更兴奋的叫喊声。很快几枚鸡蛋大小的红卵从妈
妈阴道裏分娩了出来。

  这时饲养员开来一辆长度还不足妈妈小腿的货车,然后把妈妈産的几枚红色
的蛋运到货车上,接着就朝孵化中心奔去。

  有一个妈妈四肢着地跪爬,她被蒙住眼睛,她的腹部有些鼓,一名饲养员正
用烙铁往她屁股上烙,火红的烙铁在她白皙的臀部上冒出了青烟留下来血红的伤
疤。烙铁带来的剧痛使她发出了剧烈的惨叫声。这时她阴唇的砸门打开,一颗婴
儿脑袋的头顶冒了出来,接着是整个脑袋,这时一辆工程车开了过来,工程车的
机械手臂的带橡胶的爪子大大的张开然后抓起婴儿的脑袋就往后拖拉。很快婴儿
就顺利的离开母体了,只有脐带与母体相连。饲养员掏出匕首将那条对他们而言
犹如蟒蛇粗的脐带硬生生的割断。长翅膀的小王勇飞过来仔细打量了那个婴儿,
是个男婴。

  「真幸运!它生来就是做种马的料。雄婴是很少见的。大多数妈妈産出的婴
儿都是将来做妈妈的料,然后奉献肉体成爲美食。」饲养员说道。

  跑了没多久王勇看到一头巨大的长着两颗露出嘴外的剑齿的雄人咬穿了一头
妈妈的脖子,大量的鲜血从脖颈溢出,剑齿雄人一边用它硕大的鸡巴操着妈妈红
润的嫩逼一边啃咬着妈妈的小腿,仿佛比熟肉结实不了多少,雄人的嘴巴三下五
除二的就把妈妈脚丫的脖颈咬断了。断掉的那只巨大的妈妈蹄子朝渺小的王勇砸
了过来,两只渺小的王勇眼疾手快的躲开了,那只巨大的蹄子落地然后一个翻滚
脚底朝上脚尖弯曲。小王勇们欣喜若狂的扑向那只比他们个头还要巨大而又白裏
透红的妈妈的蹄子,并张开尖锐的犬牙疯狂的撕咬起来,脚心的肉像质地很好的
混糖小牛肉,溢出来的血液仿佛糖汁甜润着小王勇的舌头和口腔。一只王勇撕咬
着脚心,另一只王勇抱着大脚趾猛烈的撕咬,第三只王勇抱着脚后跟咬但是发现
咬不动于是拿起从饲养员手裏借来的餐刀慢慢切割着脚后跟上的肉,并把其当成
肉饼一块一块的放入嘴裏咀嚼吞咽。过了一会儿这只妈妈的断脚被啃得千疮百孔
了,有些地方已经大面积的露出了骨头,脚趾除了拇趾其余几根都被咬掉了。突
然一只大手挥了过来把妈妈的断脚捏了起来。雄人抓起了断脚正準备吃,但是看
到脚上面爬着几只小王勇在啃食脚上的肉,于是抓起其中一只王勇就放入嘴中嚼
碎了混着唾液吞进胃裏消化了。剩下的王勇感到身体有着撕心裂肺的剧痛于是分
分从断脚上掉落到地上然后逃跑了。

  雄人三下五除二将断脚连骨带肉嚼碎了吃进肚裏就连骨渣也不剩。接着雄人
转身面向妈妈早已经失去了头颅和胳膊的遗体,却发现有几只王勇围绕着妈妈的
臀部边缘疯狂的啃咬和蚕食,因爲妈妈躺下的姿势不是背朝上,所以臀底被压着
无法露出来,也就只能吃臀部边缘了。雄人不慌不忙的抓起几只小王勇放进嘴裏
嚼碎了吞掉,还在臀部周围的王勇们吓得四处逃串。

  雄人毫不理会逃跑的小王勇,它俯下身趴在无头的妈妈的身上张开嘴巴撕咬
着妈妈的乳房,一大块乳肉被它的犬牙撕扯下来嚼碎了吞入肚裏,鲜红的血沿着
碗大的伤口流了一地。没几下那只饱满的乳房被雄人彻底吃掉了一点痕迹都不留,
留下的只是暴露出来的肋骨和停止跳动的心髒。接着雄人如法炮制的吃掉了妈另
一只乳房,继而撕开腹部啃食内髒,继而咬断妈妈的大腿,然后抱着妈妈的整条
断腿一阵狂食猛啃……妈妈的这具遗体已经被雄人撕得支离破碎了。分不出原来
的形状了。

  接着小小的饲养员驾驶的一架个头还没有雄人大的运输机飞了过来,运输机
底部的仓门打开几只妈妈洁白如玉的断脚丫和断乳房被抛了出来朝雄人所在的位
置落下,雄人接住一只妈妈断脚就往嘴裏塞,右手接了断脚左手就接断乳。但双
手忙不过来,那些断脚和断乳就落到了地上。雄人吃得不亦乐乎,这时有两头被
套了鼻环的妈妈被饲养员牵着鼻子跪爬着走了过来。妈妈们看到剑齿雄人胯下雄
壮的鸡巴吞了吞唾液吐了吐扫动的舌头发情的青蛙跳的扑向了雄人,一头妈妈张
口含住雄人的大鸡巴吮吸,另一头妈妈双腿站起来踮起脚尖抱住雄人的脑袋进行
一阵嘴对嘴的深吻。吻着吻着雄人将吮吸它胯下的妈妈一脚踢开,然后将抱它脑
袋的妈妈按倒在地上节奏将自己的鸡巴对準妈妈的肉穴毫不怜惜的猛插进去。销
魂蚀骨的快感传遍了全身,雄人如野兽般的嚎叫,妈妈发出了疯狂而诱人的呻吟。
大量的精液喷涌而出,部分精液顺着妈妈的肉穴溢了出来,销魂的快感也刺激着
妈妈分泌出大量的爱液。大脑被欲仙欲死的快感沖昏头脑的妈妈本能的将双腿缠
到雄人的腰间。被踢的那头妈妈双手抱住雄人的胸膛伸出舌头舔吻它的后背。

  这时有个赤身裸体的小男孩走了过来,这个男孩孩没有妈妈的臀部高,男孩
用稚嫩小手的一根手指从后庭捅刺那头背后拥抱雄人的妈妈的阴唇,另一只手抚
摸着妈妈的屁股蛋儿,玉户传来的销魂快感提醒她有人从背后偷袭。于是她转身
一看是一个小男孩于是她蹲下身亲吻男孩的脸蛋,男孩顺手申过去揉捏妈妈的一
只乳房。接着张开小口吮吸妈妈的乳房,甜美的奶水滋润了男孩整个口腔。妈妈
一把将男孩抱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并将其放下,然后坐下身来双腿张开仰面
躺着。男孩扑了过来将稚嫩的阴茎插入妈妈的肉穴内,欢愉的快感传遍了全身,
诱人的呻吟从妈妈嘴中发出。男孩的精液喷涌而出射进了妈妈的体内,一阵极乐
的快感从男孩胯下传开,接着男孩抓扯妈妈的头发,把妈妈弄个四肢跪爬的姿态,
然后然后骑到妈妈的背上把妈妈的头发当驾马的缰绳拉扯,妈妈一边跪爬着前行
一边被扯着头发控制方向。不知何时妈妈被小男孩驾驭到一颗大树旁,这时有另
两个小男孩从树上跳下来,一个抚摸妈妈的屁股一个捏奶子。妈妈端庄的跪坐抚
摸一个男孩的头。那男孩扑到她怀裏拥抱她,先是对她的脸一阵亲吻,然后张开
嘴裏的犬牙狠狠的咬向妈妈的脖子,剧烈的疼痛迫使妈妈挣扎,这时另一个男孩
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刀朝妈妈的颈背后面一扎,妈妈立刻倒地死了。

  一个男孩抱起妈妈的小腿用力啃咬将脚脖颈咬断然后捧起断脚张开嘴巴啃食
着,没一会儿那只断脚就被吃得只剩几根残缺的骨头了。与此同时另一个男孩用
石刀早已划开妈妈的腹部把肠子子宫都拿了出来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第三个男孩,早已将妈妈那对饱满的大奶子吃得面目全非,只留下残存的乳
根证明着它们的存在……不知何时妈妈被吃得只剩残缺不全的血红骨架了,她的
头颅早已断离了身体并成爲了三个小男孩的口交工具。接着男孩们走进树林裏并
进入了堆积了妈妈们尸体的地方。这些是男孩们猎杀妈妈的战利品。男孩将其中
一具妈妈尸体翻了出来,然后用石刀捅几下咬断脚丫像吃凤爪一样欢快的品尝这
只妈妈的蹄子。另一个男孩,用石刀扎了几下把妈妈的脑袋瓣断了,然后像砸西
瓜一样用石刀砸开颅骨,爪起裏面的大脑组织往嘴裏塞,仿佛吃的不是头颅而是
西瓜。第三个男孩用石刀割下妈妈的乳房往嘴裏送,接着划开妈妈的肚子发现裏
面的子宫还在跳动,于是把子宫拿出来,将其划开发现裏面有许多小小的卵,男
孩把卵捧到手上给另一个男孩使了个眼色,那个男孩点了头然后把妈妈的另一只
乳房割下来,接着挤压乳晕和乳头奶水流了出来撒向了妈妈産的卵,不一会儿卵
裏面的生命破壳而出——是一群长翅膀的尖耳朵的小精灵,那是饲养员们的同类,
但个头没有发育成熟。这时有一头妈妈抱着自己不足三岁的女儿朝男孩们走了过
来。她将女儿放下,女儿径直朝其中一个男孩奔去,那个男孩抱起女孩一阵深情
的亲吻。那头妈妈走到那男孩面前,然后跪下身抓起男孩的鸡巴一阵深情的吮吸。
很明显那个男孩就是小女孩的父亲。

  接着又有几头妈妈带着自己的子女朝男孩们走了过来,她们无一不跪下身等
待男孩们吃饱了后抽搐她们的嘴巴。

  这时一个男孩又咬断了一只妈妈的脚,一只比妈妈的断脚还要小的王勇看到
后终于把持不住了朝那只断脚奔过去,男孩看王勇强烈的想要那只断脚,于是就
把断脚扔给王勇。

  王勇用双手举起这只比他大两倍不只的妈妈断脚离开了现场。

  ……

  长翅膀的小王勇走着走着来到一颗巨大的树木,这颗树即便是在人间的人类
面前也显得无比高大。树上结的是巨大的半透明果实,而果实裏面要麽是巨大的
胚胎,要麽是全身赤裸的长翅膀的妈妈。王勇惊呆了,他睁圆了眼睛。

  「这些果实裏面培育的是天仙妈妈,想吃她们吗?没有出色贡献的种马是没
资格吃的。」

  这时牧场主骑着一条中空中飞舞着的修长白玉的巨大断腿的脚脖颈飞了过来,
牧场主一边用匕首在断腿的小腿上割下一块肉往嘴裏塞,一边那断腿被剜出来的
伤口马上就愈合了。

  王勇听到背后说话的声音一转头看到了牧场主注视着他。

  「以` 尔等` 现在的身高只可做食客不可做种马,不过食客啥都可以吃,而
配种的权利一般是种马的专利。」牧场主说道。

  一颗成熟的巨大果实突然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果实裏面有什麽东西破壳而
出,一头背上长着洁白羽翼的妈妈出现在王勇和牧场主的眼前,仅接着第二个,
第三个果实落下,从裏面跳出了同样长着洁白翅膀的妈妈,然而更让王勇感到奇
怪的是,这三头天仙妈妈的脸居然长得一模一样,完全是一个模子裏硬出来的。

  王勇问:「爲什麽她们长得都像孪生姐妹?」

  牧场主回答:「她们是克隆体,因爲她们的同一个母本就是一头人间的妈妈
的dna嵌合圣灵界的基因药物埋在土壤种植而成。你想继续和李娜交配并食用
她吧?我们的技术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这时一头天仙妈妈朝王勇和牧场主走了过来。她用充满母性的慈爱面容注视
着王勇和牧场主。她蹲下身把双手掌心朝上放在地上。

  王勇和牧场主走到她的掌心上,她起身张开翅膀飞向空中。与此同时牧场主
骑的那条修长的断腿也追着天仙妈妈飞去。

  ……

  这时王勇和牧场主被天仙妈妈放在了背上,王勇稳稳的站着,牧场主则抓扯
着天仙妈妈的头发当缰绳控制着她的方向。

  「那个嘴裏长着剑齿虎獠牙的裸男和那三个吃掉女人的小男孩是什麽东西?
爲什麽他们行爲这麽反常?」王勇问。

  「它们是我们圣灵界饲养的种马之一,就是用来跟妈妈交配産仔的。它们的
行爲在你们人界是反常的,但在我们圣灵界就是种马的常态。不过你的行爲难道
在人界就是常态吗?哦!对了!它们『两位』其实是你同母异父的亲哥哥多年前
就被带到了圣灵界。跟你一样都有一般种马不具备的特异体质。」牧场主回答。

  同母异父的亲哥哥?两位?剑齿加上三个孩童明明是四位怎麽被说成是两位?
王勇听到就一头雾水了。

  「爲什麽要说成是两位?」王勇问。

  「三个孩童其实是一个孩童身体分裂出的,他分裂的方式是出芽分裂。也就
是打不过他生殖器发育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就会离开身体然后找个土壤埋进去只留
阴茎暴露在空气中接受日晒雨淋然后变成一朵大花草最后结出果实孵化出一个新
的孩童,而原来那个孩童会长出新的生殖器。而他的分身都有独立人格。他最多
只能分裂三个,分裂第四个就会相互自相残杀。和大獠牙不同,三孩童有玄德之
美对一切生命都抱有善意和尊重,除了对作爲食物的妈妈不善,但即便如此在其
余情况下都抱有善意。」牧场主回答。

  「剑齿呢?」王勇问。

  「那个大獠牙吧?它自己有奶子吸有蹄子吃还不知足,却偏偏喜欢跟别的种
马抢食物,往别的种马头上撒尿。三孩童就经常受它欺负。」牧场主回答。

  天仙妈妈带着王勇他们飞向了翡翠峡谷大瀑布,看到瀑布裏有几个妈妈在欢
快的嬉戏打闹。接着带他们飞向了天琴海,在那裏有蜜蜂大小的飞鸟在空中飞行,
不断有鸟鸣响起。这时突然有一条巨大而腿形修长的玉腿从海底冒了出来,白嫩
的脚丫脚尖弯曲,整条玉腿在海面上跳着水上芭蕾。这是谁的腿?王勇心裏泛起
了疑问。就在这时巨大的玉腿突然腾空而起跳出了水面,王勇看清楚了这是一条
独立活动的断腿,大腿根部后面除了断截面啥都没有。这条巨大的女神断腿放在
人界的视角也有一百米长,更何况圣灵界的小精灵的眼中更是不可想像。

  看到因脚尖弯曲而在脚底隆起的一条条波浪,王勇双眼发直入迷了,他的魂
似乎被抽走了。就在这时巨大的女神断腿突然结冰了,并停止了抽动,接着一艘
头部长着螺旋钻头造型奇怪的全长100米的潜艇浮出了水面。它继续发射寒冰
喷雾,然后螺旋形的钻头开始运转,潜艇朝巨大的断腿沖过去,很快断腿断成了
好几节,其中断脚丫也算一节。

  这时有几艘小型战舰沖了过来,向这艘奇怪的潜艇开火了。这些小型潜艇最
长也不过10米,相当于人类世界的捕鱼船的尺寸。一时之间双方对射,不断有
小型战舰被击沈,不断有人类大小的小型战斗机被击落。

  「这是一只巨大的恶灵幻兽。已经出现了好几次了,其中有两次我们对抗失
败了,并且被它毁了几座海底都市和地面沿海小镇。它是你们人界的华籍精日分
子的意识能量召唤出来的恶魔。那些对抗它的战舰就是圣灵界的海灵建造的。我
们圣灵界在人界诱捕了许多种马,其中就有中国的种马,然而这些中国种马裏就
有违背本民族认同的精日分子,精日分子平时肆意在人界传播负能量向往黑暗诋
毁并否定自己同胞鼓吹日本优秀华夏一无是处,可是我们圣灵界的无毒鬼王却热
爱华夏文化。因此恶灵幻兽以日漫形象出现在我们圣灵界。」牧场主指着海面上
的那艘巨大的怪异潜艇说道。

  「那条超巨大腿的玉腿是谁的?」王勇问。

  「那是海之圣母伊妲的。以你们人界的视角,她身高167米。每几百年才
能培育出一头海圣母,一般都是生活在海裏的妈妈发育出来的,是极其罕见的存
在。现在伊妲已经死了一百年了,海圣母寿命快要自然终结的时候她会奉献肉体
渴望成爲海灵的食物,这时候她的身体会自行肢解(也就是自动啓动生物自切功
能),而腿脚是最先离开本体的部位。在本体死后,腿脚和乳房会独自存活很长
时间。」牧场主回答。

  「看到那怪物涂炭生灵,还毁了伊妲的遗物,我看不下去了!我想留下来可
是会错过一场宴会,我更担心会错过複活李娜的机会。」王勇说道。

  「哎!你真麻烦。如果你只是普通的种马我会把你扔在这儿,让海灵们把你
关到海底配种站和他们的妈妈交配産仔,然后别回到我的牧场来複活李娜,更别
想吃你的卡桑(王勇亲母是贤惠的日本女人,父亲是安徽的中国男人,牧场主早
已知道)了。不过你有分身并且与分身都有蜂群意识,你可以召唤与你有共同意
识的分身代替你留在这。然后咱们继续赶路。」牧场主提了一个注意。

  「怎麽召唤?」王勇问。

  「你把双手放于额头,口裏喊道『吾之化身啊!吾既是汝,汝既是吾。汝有
吾之意识。请带着吾之意志现身完成吾之所愿吧!』」牧场主回答。

  王勇把双手放于额头喊到「吾之化身啊!吾既是汝,汝既是吾。汝有吾之意
识。请带着吾之意志现身完成吾之所愿吧!」喊完之后,从虫洞裏跳出一个背上
没有翅膀的王勇,这个王勇望向了召唤他的人之后,背上马上长出了翅膀,这个
王勇被命名爲「天琴王勇」。

  天琴王勇离开了召唤者和牧场主,后者扬长而去。

  此时海面上战斗正打得激烈,巨大的幻兽潜艇轰天号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
一艘海灵的战舰开始缓缓下沈,船员们不带救生圈就分分跳海,因爲他们是海灵
海底对他们就是自由翺翔的空间。

  王勇飞向了那艘即将沈没的战舰,因爲战舰上有一架战斗机即将坠入海裏。
王勇打开了舱门啓动了战斗机。战斗机起飞朝幻兽潜艇发射了一束激光,虽然擦
破了点皮,但是对它而言也只是蚊虫叮咬。然而幻兽潜艇的炮火开始反击了王勇
的战斗机。王勇左躲右闪,险些被击中。这时看到战机驾驶仓裏有一个心形的图
案,王勇用手触摸心形图案,这时一个美丽的女音出现在王勇耳边:「这是精神
力量触发的武器。你缺乏精神力量无法使用该武器。请问你心中所认同并效忠的
是什麽?谁是你的信仰,谁是你的民族?你心中有没有想要守护的人群和事物?
如果你心中没有所属,那麽你就无法啓动精神动能炮。」

  天琴王勇回答「我只信仰我自己。我心中没有效忠和守护的人群和对象。
……要说我效忠什麽,我只效忠吃掉李娜和妈妈等中青年女性的权利。我要守护
的也是这样的权利,哪怕爲之去死。我信仰的是吃喝嫖赌金钱至上的享乐主义。
请问这些可以作爲啓动精神动能炮的力量吗?」

  「那是你用下半身的意识支撑起的意志,用下半身建立起来的意志无法作爲
精神力量,它不能使你内心强大。你的死志更不能爲你提供力量,因爲你是爲你
自己而殉教,而不是爲了他人。无论是交配还是吃喝或者扬名求红甚至赌博,那
都是爲了你自己。这些不是精神力量。你再想想你心中除了你自己还有没有其他
的?」驾驶舱的系统语音说道。

  就在这时王勇打开了战斗机和僚机通话的频道,聆听道一个叫135频道的
声音,那是他附近僚机驾驶员的声音:「愿冉闵与我同在!!吾愿爲华夏献祭,
爲铲除妖邪我甘愿去死!!冉闵啊!给我力量吧!!!」

  这时135号战机发射了一束粗壮的绿色光束炮射向幻兽潜艇。幻兽潜艇被
打开了一个口子。这绿色光束炮就是精神动能炮。

  但很快135被击中并坠落了,于此同时裏面的驾驶员弹跳了出来。

  天琴王勇心想:「我爲什麽要过来卷入这场战斗,明明与我无关呀!我心中
到底有没有除我以外的东西?」可听到135的呐喊,于是心中有了一盏明灯。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他的名字叫黄河。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他的名字叫长江。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天琴王勇下意识的唱起了这首在人间的东方流行的歌
曲,这歌中包含了强大的精神力量,此时的他不是爲了吃肉而存在的芸芸衆生,
而是一名战士,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爲何而战了,他曾在网络上看过潜艇构造,于
是看準了幻兽潜艇的要害收拢了战机翅膀朝其撞了过去,王勇的战机如同一颗流
星也如同一只不畏强敌的精卫鸟沖向了幻兽潜艇的燃料舱。

  就在一刹那王勇跳出了驾驶舱。

  「轰!!!」幻兽潜艇爆出了比太阳还要眼的火球,它被炸裂了沈入了深海。

  战斗结束了,海灵们注意到了王勇的存在,是他消灭了幻兽潜艇。王勇成了
大英雄。

  那条被幻兽潜艇撞得七零八落的超巨大的伊妲断腿包括断脚在内的残部件,
被海灵们驾驶的潜艇托回海底城市。

  王勇作爲英雄兼贵宾被小海灵们邀请进了海底城。(忘了交代了,海灵没有
翅膀,他们的耳朵长得像鱼的尾鳍,他们具有在海中呼吸的鱼鳃,他们的脚上有
蹼,腿上有鱼鳍)

  ……海底城……

  天琴王勇在海灵们的带领下来到了海底城的放养区,在这裏有许多海草和小
鱼可供妈妈和种马们食用。海底城裏许多楼房和居民楼都是用巨大的妈妈们的骨
头做骨架皮做房屋皮套。

  一个起先在战斗中失去了战机的海灵朝王勇走了过来。

  「你就是那位消灭幻兽的大英雄吧。」海灵问。

  「是的。」王勇回答。

  「从你发出的信息,我感觉你跟我是同道中人,因爲我们所热爱的是相同的
文化。」这位海灵说道。

  「你是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麽。」王勇一头雾水。

  「我是冉闵的信徒。听到你的歌声,我认爲你是同道中人。」海灵回答。

  「你是135的驾驶员?!」王勇激动的大声吼道。

  海灵点了下头。

  「冉闵是我们人界的曆史人物,你是怎麽知道他的存在。爲什麽会成爲他的
信徒?」王勇问。

  「我们的文化和思想不是爹妈口耳相传的。而是打一记事起就与身具来的。
因爲我们认同的文化和灵魂是由混迹于圣灵界的精神游丝凝聚而成的。」135
的海灵说道。

  「难道你是人界某个衆生的转世?」王勇问。

  「不是。只是你们人界的意识,在圣灵界的投影形成了精神游丝。然后进入
我们的体内形成了我们的灵魂,我不可能记得你们人界某个衆生曾经干过什麽,
我天生热爱某样东西可能是你们人界有一群人共同喜欢这样东西的结果,而且我
诞生的时候在人界的那群人还没有死。所以我不可能是他们的转世。我们海华一
族有许多跟我一样天生信奉冉闵的族人。」135海灵回答。

  这时有一头阴茎龟头颈部套了绳索的种马被海灵捏着绳索牵了过来,它胯下
的肥大鸡巴异常肿胀发紫,海灵们时而按摩着它的阴茎,时而用棍子轻轻敲打阴
茎使其不断的喷出让水域变浑浊的液体。

  与此同时有一头阴蒂被穿了带铁链的银环的妈妈被小海灵们牵了过来,妈妈
一边朝海灵牵引的方向游动一边下体分泌爱液,海灵每抽动一下铁链妈妈就感到
浑身极乐,海灵们时而按摩妈妈的阴核,时而用电棍电击妈妈的阴道使其不断发
出销魂的呻吟。

  当海灵们让妈妈和种马彼此靠近后,就解开套在他们胯下的物件。

  妈妈欲火难耐,看到种马胯下的物件红彤彤色彩爬满了整张脸,欲望的眼神
炽热的注视着对方,妈妈用充满欲望的笑脸挑逗着种马,然后转身慢慢游去。

  发情的种马被欲火沖昏了头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交配。种马水
中游动着追逐妈妈。而妈妈似乎没有躲着对方的意思,时而躲逃时而停下,很快
妈妈被种马追上了,种马将妈妈翻个身使其面朝上,然后将雄壮的鸡巴插入妈妈
的肉穴裏面,妈妈胯下的肉穴本能的吮吸起种马的鸡巴,在水中游动的种马随着
鸡巴受到欢快的刺激本能的做出了出出入入的活塞运动,妈妈把持不住极乐的快
感发出了销魂的呻吟。种马的耳朵受了刺激,销魂的快感传遍了他的全身和整个
大脑,大量的爱液喷涌而出,沖进了妈妈的阴唇进入了妈妈的子宫裏,同时也让
胯下的水域变得一片浑浊。销魂得失神的妈妈将双腿缠到种马的腰上并双手拥抱
种马的后背,种马一边游一边任由妈妈像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的身体。在海中的
海灵们看着妈妈和种马交配,仿佛是在观赏鲸鱼交配,因爲海灵们的个头可没有
妈妈的脚丫大。

  海灵们是有艺术细胞的,在他们看来种马和妈妈的交配表演得越唯美艺术,
种马的基因就越优秀,妈妈的肉质就越营养,産的宝宝就越健康。

  ……

  135海灵带着王勇游到了一处地方,在这裏,王勇看到一头妈妈腹部隆起
即将分娩,他仔细观察着妈妈在海裏遨游的姿态。妈妈双手合掌放于头部前方,
双腿并拢像海豚尾部一样游动着,不知游到何处,妈妈张开双腿,同时她的阴道
也因裏面有什麽东西欲冒出来而张开了阴唇,接着一颗脑袋冒了出来,紧接着稚
嫩的胳膊,接着小小的躯干,接着是幼小无力的双腿。一个幼小的新生命诞生了,
他是个可爱的男婴。稚嫩的幼婴像海洋动物一样在水裏傲游,仿佛他不是陆生动
物。接着从妈妈的玉门裏钻出了一名同样活波可爱的女婴。像幼鲸尾随母鲸一样,
两名婴儿尾随着母亲在湖中傲游。其中一名男婴嘴巴靠近了妈妈的奶头,吮吸着
妈妈的奶头,奶水顺着樱红的奶头流入了婴儿的口中,乳汁被吮吸的快感激发了
妈妈母性的本能,她双手抱住男婴向前游动,与此同时女婴边游边咬住妈妈的奶
头吮吸她的奶水。妈妈抱着男婴仰面躺着游动,女婴朝妈妈的身上爬,见孩子爬
到自己身上来妈妈母性大发一把抓起起女婴并把它的嘴巴放到自己的乳头上,让
它吮吸甜美的乳汁。与此同时男婴游在妈妈身旁等候着喂奶,饲养员们走过去测
量了婴儿们的全长,从头到脚按人界的尺度是30厘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视频免费看